葡萄牙失去了西葡组合时代的世界杯开幕式和揭幕战权利

admin 2024-02-29 14次阅读

  2026北美世界杯,48队的世界杯时代还未开启,2030年世界杯的举办权竟然就提前一年多官宣了,而且是三洲六国举办。事出反常必有妖。世界杯的48队时代,荒唐和尴尬,还会越来越多。

  

  记者寒冰报道 2030世界杯举办权居然提前一年多官宣!并且本届杯赛还有诸多史无前例之处——这是世界杯首次在投票决定主办方之前,国际足联直接内定并官宣主办结果;这也是世界杯首次在3个大洲,6个国家举办,以及有6个直接晋级决赛圈的东道主球队;这还是世界杯首次在决赛圈期间,参赛队需要跨越大洲进行比赛……

  南美足联主席多明戈斯宣称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,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也将2030年世界杯这前所未有的跨洲联办,称为世界足坛的团结盛事。

  但事情的另一面呢?

  其实,2030世界杯与2002年韩日世界杯相似,有绝对的“内幕交易”。国际足联再次在申办竞争激烈的情况下,让申办方以合作的方式强行解决了问题。表面上,国际足联找到了雨露均沾,又能让世界杯利益最大化的办法。但代价却是损害足球本身,就像去年同样史无前例的冬季世界杯一样。

  因凡蒂诺仍然继承了阿维兰热、布拉特一脉相承的威权方式,以国际足联自身的利益为优先目标,决定世界杯的主办地。看似没有人不满意,但实际上世界杯比赛本身、球员健康、球迷体验、传统,甚至碳减排环保,都不在国际足联考虑的范围内。

  

  

  2030年世界杯申办,原本有西班牙、葡萄牙为首的伊比利亚组合,以及阿根廷、乌拉圭联手的南美组合两大对手。欧足联为避免选票分流,提前让同样有意申办的英国+爱尔兰组合专注于2028年欧洲杯,西葡组合主攻2030年世界杯。阿根廷与乌拉圭主打百年世界杯“回家”的情怀概念,为提高申办成功率,又拉了巴拉圭加入,形成“南锥体”申办组合。

  原本这是经济实力与足球情怀之间的竞争,双方也是竭尽全力。在因凡蒂诺宣布2030年世界杯继续维持48队后,西葡组合先拉拢了乌克兰作为新的申办伙伴,经济实力不足的“南锥体”组合则增加了智利。但因凡蒂诺有自己的想法,他提出以色列、埃及合办的“阿以和平”联办方案,颇有将世界杯的政治意象提升一个台阶的野心。与此同时,同样野心勃勃的沙特拉拢了埃及和希腊,营造“三大洲三大文明”概念,将2030世界杯申办的竞争推向了白热化。

  

  原本2030年世界杯申办流程是明年7月前提交申请,明年12月国际足联大会投票决定。西葡组合为提高成功率,抛弃了事实上根本没有能力举办大赛的乌克兰,转而选择了能够从阿拉伯世界和非洲拉票的摩洛哥。

  按照大洲轮办原则,2030年本该轮到非洲,而沙特所在的亚洲因距离卡塔尔世界杯仅8年,无资格申办。西班牙代理首相佩德罗·桑切斯在纽约参加国际经济论坛,会同葡萄牙总统费尔南多·戈麦斯,与因凡蒂诺密会,最终决定了2030年世界杯的命运。

  《机密报》透露,促使因凡蒂诺下定决心的是南美足联的让步。南美足联主席多明戈斯明确承认,南锥体组合因糟糕的经济状况,根本无力承办48队的世界杯。但世界杯百年必须“回家”,不能像百年奥运会无缘雅典那样失去历史仪式感。于是,因凡蒂诺与南美足联达成协议:阿根廷、乌拉圭和巴拉圭将各主办1场揭幕战,再加上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举办特殊的百年世界杯纪念仪式——这一切作为了“南锥体”组合放弃申办的交换条件。

  如此,这个史无前例的“三洲六国”主办世界杯水落石出。

  

  

  因凡蒂诺盛赞“三洲六国”主办2030年世界杯,说明“在分裂的世界里,国际足联和足球正让世界团结起来”。但实际上,这过于突然的强行“和稀泥”主办方案,从公开的那一刻起,带来的就不是团结,而是更多的分裂。

  因为48队参赛和高达104场比赛,2026年的美加墨世界杯已因主办国距离太远、时差、气候、海拔差异过大,引发对球员适应程度的普遍质疑。

  而2030年世界杯更甚,比赛要在南北两个半球,冬夏两种气候,三洲六国举行,球员适应度的问题更严重。3支南美球队在各自国家踢1场揭幕战,随后就要不远万里,立刻赶往北半球的西葡摩继续比赛。气候骤变、长途飞行,导致国际足联不得不更改赛程,6支参加3场南美揭幕战的球队可以得到更多的休整时间。但这对于其他42支球队而言,难言公平。

  受到影响的不止球队,还有球迷。西班牙足球股东与合作伙伴联合会(FASFE)发表了措辞严厉的声明,谴责国际足联的“三洲六国”主办方案,强迫数以万计的球迷不得不飞行万里追随球队,极大增加了观赛成本和碳排放环保压力。

  

  即便在国际足联官宣的主办方西葡摩三国之内,对于主办比赛的场次之争,也才刚刚开始。葡萄牙失去了西葡组合时代的世界杯开幕式和揭幕战权利,摩洛哥则强烈要求获得更多比赛主办权,包括两场半决赛。甚至为了竞争主办决赛,准备在卡萨布兰卡新建可容纳9.3万人的全新球场。未来西葡摩三国对主办比赛场次的争夺,恐怕会愈演愈烈。

  就像国际足联强行将2002年世界杯由死敌韩国和日本联办一样,2030年世界杯也是强行联办的产物,从联办开始就埋下了各种矛盾的隐患。毕竟,最初拉拢摩洛哥加入,本就是西班牙对当初反对摩洛哥申办2026年世界杯做出的政治补偿。

  国际足联宣布2030年世界杯的主办方是西葡摩,但阿乌巴三国通过主办单场比赛和庆祝仪式,保留了百年世界杯“回家”的仪式感。更荒唐的是,唯一被忽视和放弃的,是原本在“南锥体”申办组合内,却并未得到揭幕战和直通决赛圈资格的智利。智利官方强烈地表达了抗议,但沉浸在“足球团结世界”舆论浪潮里的国际足联,听不到。

  

葡萄牙失去了西葡组合时代的世界杯开幕式和揭幕战权利

葡萄牙失去了西葡组合时代的世界杯开幕式和揭幕战权利

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