挪威自由派的议会成员称:“是普京挑起的欧洲能源战争

admin 2024-02-28 23次阅读

  

  英国《独立报》10月12日发文,因为天然气稀缺和运输管道安全问题,欧洲大陆对挪威的依赖史无前例,而他们对这个北欧国家的怨恨也与日俱增。

  

  俄乌冲突已经持续七个月有余。这期间,挪威逐渐成为欧洲能源安全的支柱。挪威已经取代俄罗斯,成为欧盟的最重要的天然气供应国。

  报道称,因为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度降低,所以“北溪1/2”运输管道(起点俄罗斯,终点德国)爆炸事故,并未引发天然气供应危机。

  

  在“北溪”事故发生的第二天,欧盟在为新的天然气管道的开通庆祝。这条“波罗的海管道”北起挪威,途经丹麦,南至波兰。通过这条管道,挪威每年可以提供10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。

  这个寒冬,欧洲大陆可能要仰仗挪威的天然气才能挨过去。

  

  只不过,欧洲大陆的尖锐指责之声也飘到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。批评称,趁着俄乌冲突,欧洲能源短缺,挪威靠天然气和石油收入获取暴利,发着战争财。

  报道称,俄乌冲突无疑让挪威变得更富有。这个国家俨然已成为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主要玩家。挪威预计今年它的能源收入高达1090亿美元(约合7800亿元人民币),比去年暴增820亿美元(约合5900亿元人民币)。

  批评者称这就是一笔脏钱。波兰首相指责在俄乌冲突之时,挪威趁火打劫,并敦促挪威把暴利分给乌克兰。

  

  美国的那些能源公司也被批通过卖天然气给欧洲,赚取着暴利。不过,这个英媒称:“挪威可是欧洲的一员啊。更让人担忧的是,挪威的政府深度参与了石油和天然气工业。”

  在这个英媒看来,美国那边只是公司的问题,挪威这边可是政府的问题了。在它看来,挪威要比美国应被痛斥。

  

  挪威的官员们回击指责称,高价卖天然气是因为物以稀为贵,符合市场规律。挪威能源部否认发战争财,强调能源价格高也冲击着挪威。

  在挪威看来,他们支持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,还为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,而且还为欧洲国家提供他们现在极度需要的东西:天然气。

  挪威能源部称,今年,挪威出口欧洲大陆的天然气增长了8%,认为欧洲应该看到挪威是很好的伙伴。

  

  报道认为,这场争论的核心问题是在欧洲处于战争、通胀和气候变暖的混合危机之下,对于能源这个议题,何谓“善举”。

  有些挪威人认为,挪威支持环保,这是善举。挪威很少用化石燃料(包括天然气、石油和煤等),而是用清洁能源取暖,开着电动汽车。挪威政府部门认为,在欧洲极缺天然气时,挪威伸出援手,这是善举。

  

  说来讽刺,欧盟曾在2021年警告挪威,不要开发北极的化石燃料,因为那样会造成气候变化。但是2022年,欧盟不得不追着挪威要化石燃料,还求着给点儿折扣。

  挪威,不是欧盟的成员国。

  当被扣上“发战争财的奸商”时,挪威感觉,很受伤。挪威能源行业联盟方面表示:“在很短的时间里,我们从无名之辈变成了(欧洲)的英雄。他们不再无我们为能源安全所做的贡献,只知道向我们索取。”

  

  挪威方面称,天然气之所以天价,是因为欧洲大陆的高需求和低供应不平衡所致,供需关系影响着价格,这是自然现象。“过去几十年,能源价格低过,也高过。现阶段,我们只想为欧洲供应天然气。”

  过去20多年,欧洲开放天然气市场,任其自由化发展,摒弃了长期供应合同价格,形成了天然气现货定价机制。俄乌冲突爆发后,欧洲的天然气价格飙升。

  挪威能源行业的专家并不同情欧洲的那些表示:“如果他们(欧洲)没摒弃长期供应机制,价格就没这么高了。”

  

  这几个月,挪威的一小部分立法者也不断在呼吁,从能源中赚取的暴利已经远远超出了2022年的预估,超出的部分应该用在“团结基金”,用于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  他们认为,目前乌克兰人民在受难,欧洲经济在衰退的边缘,物价在高涨,如果挪威要是攥着这么多钱,的确不太明智。

  比如,挪威自由派的议会成员称:“是普京挑起的欧洲能源战争,不是我们挪威…但是我们可以决定如何使用从能源中赚来的钱。”

  

  欧盟已经同意要对能源企业征收暴利税,这些钱可以用于缓解欧盟民众承担的高额电价。欧盟还希望挪威可以助一臂之力,协助他们对天然气实施价格管控。

  不过,挪威政府对欧盟的暴利税和天然气价格上限的措施,表现得没什么热情。

  当问及如何帮助欧洲大陆解决能源高价的问题,挪威政府与能源行业互推责任。挪威的官员称,那是能源行业该解决的问题。能源行业则表示,那是政府的责任。

挪威自由派的议会成员称:“是普京挑起的欧洲能源战争

挪威自由派的议会成员称:“是普京挑起的欧洲能源战争

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